新华访谈丨陈忠华:为什么人类能用“猪器官”-9游会
> > 正文
2024 06/01 12:03:56
来源:新华网

新华访谈丨陈忠华:为什么人类能用“猪器官”-9游会

字体:

  近年来,异种器官移植备受关注。什么是异种器官移植?为什么人类能用“猪器官”?带着这些问题,新华访谈连线采访了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教授、同济医院器官获取组织(opo)首席顾问陈忠华教授。

  新华访谈:异种器官移植,为什么会选择猪?

  陈忠华:我们在历史上选择过非人类的灵长类动物(nhp),如猴子、黑猩猩和狒狒,早期是做过很多的研究,但是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长期成功。第一,人类控制不了排斥反应;第二,灵长类的动物不可能工业化、大规模地去饲养;第三,非人类的灵长类动物跟人的基因非常相似,所以它携带的疾病、传染病也更容易传给人类。例如,猩猩容易得的某些疾病,也可以通过器官移植传染给人,再在人类进行流行。所以不得不放弃灵长类。

  找来找去猪是比较适合的。第一,人类从开始吃猪肉起,就慢慢适应了猪的蛋白质;第二,因为猪和人类的基因关系比较远,它的传染病很少会传染给人类;第三,猪可以大规模工业化生产;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我们现在的畜牧业对于猪的基因改良技术已经很成熟,它可以改良成更适合被人类接受的器官。比如说我们现在看到的四基因、五基因、十基因编辑等等,都是针对性改良以后的品种。

  新华访谈:用来进行器官移植的猪有哪些特别之处?

  陈忠华:从育种的角度讲,生育能力要强,要比较温顺,野性不能太强,体重不能太大。美国用的是大白猪,一头可以长到200斤左右,所以必须改造它的生长基因,让它长到一定的时候就不长了。

  我们国家采用的是类似巴马猪这样的小型猪,它就长到100多斤左右,我们不需要编辑生长基因就能够适用于人类的各种器官的大小。

  目前,在基因编辑猪研究领域,除了美国以外,我国算是研究得比较前沿的国家。可以满足亚临床研究,但是临床研究还要观察。

  新华访谈:在这个过程中如何避免跨物种传染病风险?

  陈忠华:第一,在动物饲养的时候要避免对人类有害的细菌和病毒。包括育种期间,放在无菌环境饲养,用无菌的水、无菌的食物,包括做清洁、排泄物都要做无菌处理。那么小猪长大了以后,通过第三方检验合格,我们就叫它dpf猪(designated pathogen free,即无指定致病菌猪);第二,在猪的转运途中进行无菌隔离,封闭式管理;第三,在研究阶段,需要在消毒隔离的环境中实施,所有的医疗研究废弃物焚化。这是必须的条件。以上种种要求,严格遵循《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二类传染病管理规范。

  新华访谈:异种器官移植应用在病人身上,需要满足哪些条件?

  陈忠华:第一,安全,要对人类无害,指的就是避免出现人畜共患疾病的可能。

  第二,有效,异种移植的第一道关,就是当血流循环恢复以后,如果循环突然消失,移植器官变硬,变黑,没有血流,我们叫超急排斥反应。要克服超急排斥反应,就要通过大量非人类的灵长类动物亚临床研究和实验,证明它能长时间存活。在最近几年的临床和亚临床的研究中,都已经证明完全可以克服。

  第三,还要满足功能适配性。保证异种移植的器官可以在人体内长时间替代和维持病变器官的功能。

  新华访谈:异种器官移植,我们还需要解决哪些问题?

  陈忠华:一是我们需要解决dpf猪的标准化生产。要有非常稳定的证据证明组合基因改造的有效性。目前,每头“基因编辑”过的猪敲除的基因都不太一样,我们要找出最优化的组合,目前还在摸索阶段。

  另外,所有用于异种器官移植的医用猪,应该纳入国家第三类医疗器械管理,它需要通过严格的论证,论证它的安全性、有效性,才能允许批量生产和投放医疗市场。整个流程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才能完成。

  从伦理和管理的角度,在我国需要严格按照国务院2023年颁布的《人体器官捐献和移植条例》的要求,并遵守伦理委员会审查制度,尤其是涉及到临床案例,需要由研究者发起和提交研究计划和方案,通过相应管理部门的审核和批复,这也是世界卫生组织关于异种移植《长沙宣言》要求的基本原则。

【责任编辑:徐可】
网站地图